联系我们

全香港最准平特一肖-任逍遥两期平特一肖-赛马会平特一肖-三字解平特一肖
地址:
电话:
传真:
手机:
邮箱:
QQ:

官兵饮食成了每批护航编队后勤保障工作的重点

来源:http://www.baidu.com/作者:佚名 日期:2018-12-16 14:24 浏览:

官兵饮食成了每批护航编队后勤保障工作的重点

改革开放成功的本质在于,经济体内部成功构建起了实体经济的正向激励体制。而当前的困境,和这套激励体制被扭曲有关。

作者:本刊记者 谭保罗 来源:南风窗 日期:2017-02-09

在金融海啸之前的2007年,中国经济的增速是14.2%,即使经过最终修订,当年的数字也超过了11%。而2016年同比增长仅为6.7%。
从“破十”到“保八”,再到“破七”,近10年来,中国经济的增速大幅下滑,这是一个大型经济体的“急速刹车”。
实体经济下行之时,另一严重问题是资本外流加重。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经济的崛起本质上是一个资本流入的过程,但现在,过程正在扭转。“曹德旺跑了”、“外资撤走”、外汇管制加强、人民币贬值预期,它们都比数字更说明问题。
过往的增长是高速的,高达10%以上的增长,即便对比上世纪的“东亚经济奇迹”,也不多见。但夸张的增长之下,经济纵深层面的“病灶”却被不断掩盖,“症状”留给了今天。那么,“病灶”是什么?
任何经济体制的改革,其实没有那么复杂,它本质上就是一个如何构建激励体制的问题。改革开放持续30多年,经验只有一个,即中国打造了一整套实体经济发展的正向激励体制。这套体制改变了所有市场主体的行为模式,让中国人从“分蛋糕”的路径依赖中苏醒,并懂得“做蛋糕”,发展实体经济更重要。
但现在,曾经行之有效的实体经济激励体制被扭曲了,这是实体经济下行的根源。改变,必须对症下药。

  “激励体制改革”推动经济崛起
上世纪七八十年代之交的改革,是对中国实体经济激励体制的第一轮打造。它的本质是尊重常识,承认人的逐利性和对物质的欲望。在这一基础上,适度地在农业和商业领域推行有保留的产权改革。农地集体所有,承包的利益归农户。城市的国企、住房依然掌控在国家手中,但个人从商业活动中获取的劳动收入归自己。
这一轮改革并没有解决中国经济的两大瓶颈:一是劳动生产率低下,二是国家治理的框架还有待加固。劳动生产率的低下,原因在于两点,一是中国是个农民为主的国家,社会整体生产率必然很低,二是中国产业界长期和世界、和市场“隔绝”,技术水平必然落后。
生产率低下,直接导致一个严重的社会问题,即通货膨胀。道理很简单,一个社会的生产率不够,它生产的产品和服务必然就贵,一遇到因政府冲销债务或因国企脱困而生的“货币超发”,通胀将不可控制。
在上世纪80年代,中国的通胀率极高,而且不稳定,有经济学家甚至将80年代称为“通胀的10年”,这直接导致了某些严重的社会问题。此外,由于中国没有参与世界分工,缺乏真正的大工业吸纳就业人口,城市、农村的隐性失业问题相当严重,并引发治安问题,一轮又一轮的“严打”便是这个背景。
第二个瓶颈是国家治理,主要是央地关系上的隐忧。地方经济发展了,但中央与地方的收入分配却一直没有理顺,中央在财政上变成了“弱中央”,这直接威胁着全国统一大市场的形成,最终将不利于中国的现代化。
在此背景之下,从1990年代初开始,中国进入了第二轮的激励体制大改革。这轮由中央政府直接主导的改革,奠定了中国经济增长的宏观框架。直到今天,中国的财政、金融体制仍然是这一轮改革的成果。
改革分为两个方面进行,一是对外,一是对内。对外的改革全部围绕加入这个核心问题展开,对内的改革则先后以分税制改革、国企改革和银行股份制改革为“三步走”的策略。对内和对外,也是相互联系的,内部的诸多项改革,一定程度上也是对加入的正式或非正式的承诺。
改革对症下药地解决90年代之前中国所面临的两个瓶颈—生产率低下和国家治理。加入,“激励”出口产业的崛起,它让数亿青壮年农民迅速成为产业工人,这是人类历史上最快、也最成功的工业化“大跃进”。同时,出口的积累,也让产业部门的技术创新有了可能。华为等一大批民营、混合所有制企业在这一时期开始爆发。
国家治理的稳定是通过中央财权、金融权力的强化来实现的。首先,分税制改革强化了中央财力,激励着地方搞土地资本化,打造优良基建的热情;其次,国企改革则将垄断国企由中央控制,而非垄断国企则划归地方或民营化,央企系统“减负”且“增效”,国家对核心产业的控制力加强。
此外,在21世纪的最初10年,中国主要的商业银行全部完成了股份制改造,并变成了上市公司。股东的多元化意味着“市长无法再命令行长”,也激励着银行成为“赚钱机器”。
这一轮大改革是对中国经济激励体制的第二次打造。它所激励的市场主体,远比七八十年代之交那次激励体制改革更广泛,它把地方政府也变成了“准市场主体”,让它们主导区域经济的发展。从这一时期开始,中国经济20多年来一直保持中高速增长,更从未发生过1980年代曾出现的困境。
但遗憾的是,这一套激励体制在今天却发生了扭曲,乃至“反转”。这正是当前实体经济出问题的根源。

  激励体制为何出现“反转”?
在1990年代中期的大改革之后,无论是做制造业、商贸或者房地产,所有行业都瞬间爆发了海量的致富机会。可以说,中国基本上进入了一个“干什么都赚钱”的时代。
所有的市场主体都没有错过这轮经济大潮,精英阶层更主导了这一轮发展。精英包括了有背景的“大院子弟”,他们多半选择进入房地产或另外一些门槛极高的特殊产业;有资本和经验的民营企业家,则整合全国资源,搞要素套利,打造民营大财团;海归人士则直接推动了互联网大潮的到来;此外,希望的国企管理人员也贡献着“市场的力量”。
但如今,一部分精英阶层正对经济失去信心,实体投资乏力。中国似乎也正在从“干什么都赚钱”的时代,进入“干什么都不赚钱”的时代。一些民营财团纷纷向国外转移投资,其中不排除企业做大做强之后,要进行全球战略布局的因素,但国内投资回报率下降却是一个事实。“曹德旺跑了”,并非孤案。
实体经济乏力,最一致的解读是“高成本”,导致国内投资收益下降。但从本质上讲,实体乏力的根本因素是,中国经济以前的那整套激励体制正在被扭曲,乃至反转,它开始走到了推动实体经济健康发展的反面—尽管它曾一度是“中国奇迹”的经济制度基础。
反转的重要因素在于,税制和金融改革发生严重的滞后。随着经济结构的固化和经济体内既得利益集团的成型,以前的激励体制演化出了高地租、高税负以及通胀加剧等高成本问题。高成本推动了中国经济“脱实向虚”,至于欧美陷入政治、经济纷争或高福利困境,导致外部需求骤减,这并不是主要因素。
高税负和高地租,根源在国家的整体财税框架。以税制为例,问题分为两个方面,一是央地事权财权不匹配加剧了“土地财政”,这个问题已经没有必要讨论,关心经济的中国人都能说到要害。另一个较少产生关注的问题是,以间接税为主的征税体系,正在阻碍中国内需的扩大,更瓦解着社会的公平价值。
在世界主要经济体之中,中国的税制是一个特殊的存在。税收分为间接税和直接税,世界主要的发达国家都是采取直接税(如企业和个人的所得税)为主的税制,企业和个人,有盈利,有收入才征税。而间接税则直接对经济活动征税(如增值税),只要有经济活动,不论是否盈利都要征收。
间接税的好处是,有利于国家在经济发展初期获得税收,但问题是有“穷人税”的特征。因为,间接税的征收环节是商品流通,穷人日常消费支出占收入的比例大,而富人日常消费支出占收入的比例小,所以主要承担者是普通人。
中国社科院经济所所长高培勇曾透露,以2011年为例,在全部税收收入中,来自流转税的收入占比为70%以上,而来自所得税和其他税种等非流转税的收入合计占比不足30%。如果把流转税视为间接税,非流转税视为直接税,那么间接税和直接税的比例为7:3。
而另一些公开数据显示,在美国等发达国家,这个比例刚好倒过来,直接税占据整体税收的比重多半超过70%。
改革税制不是要搞“均贫富”,而是税制并非只和公平有关,它同样事关效率。它是重振中国经济激励体制的突破口之一。从间接税改为直接税,很大程度其实是为普通人减税,因为流通环节的税负降低,必然降低终端商品的价格,这对拉动中国的内需极其重要。此外,降低间接税的比重,也有利于降低整体社会的税负均摊现象,降低整体成本。
税制问题,只是上一轮激励体制出现“反转”的一个截面。但改革殊为不易,因为税制的结构已经深深嵌入当年所打造的宏观财税框架。任何改变,都必须从长计议。

  通胀机制是最大的“逆向激励”
在某种意义上来说,税制问题其实也是个金融问题。税收,直接影响资本的流动方向和套利方式。
在直接税领域,两大和财产性收入有关的主体税在中国基本不用征收,一是二级市场的个人资本利得税,二是房地产持有税。这两个税的缺乏,和1990年代中期打造的上一轮激励体制有关。
在二级市场,我国仅对个人征收红利税(分红才征,但股刚好不爱分红),却不征收资本利得税。简单来说,资本大佬不论他炒股套现赚了多少钱,都不用交税。股广受诟病的个人大股东减持,之所以成为一种流行现象,税负太轻是重要因素。
对此,有观点认为,股不对个人征收资本利得税,和这一市场的政策目的有关。股市事关国企融资,如果加以个人资本利得税,将严重打击股民拥入股市为国企或一些背景深厚的大股东提供“无偿”股权融资的热情。
楼市的道理也一样,房地产持有税的缺位,必然是“土地财政”的税制基础。因此,尽管房地产持有税在美国已成为地方政府的主要税收来源,但在中国基本上没有正式征收,一些地方的“试点”,也没起到什么效果。
从浅层看,以上两个税种不过是刺激股市投机和楼市泡沫。但从深层看,它们其实是在鼓励“食利阶层”的崛起,国企、银行(股市融到资本金)和个人寻租股东、庄家成为股市的赢家,助长着整体社会“脱实向虚”的倾向。
实际上,“脱实向虚”另一个更加隐秘的推动力,是金融体系运行模式的异化。它助推了通胀,加速了企业、居民财富的实际贬值。如果说资本利得税、房地产持有税的缺位是“脱实向虚”的牵引力,那么金融体系的“中国式通胀机制”则是“脱实向虚”最强大的推动力。
此前,《南风窗》曾在一篇文章中分析了中国式的通胀制造机制。中国的广义货币2主要是商业银行体系创造的派生货币,而央行发行的基础货币,只是制造派生货币的“原材料”。商业银行可以选择多创造,也可以选择少创造。怎么选?这需要商业银行自己权衡。
在货币乘数给定的情况下,银行派生货币创造的过程,其实就是放贷,当银行放贷,即创造了货币。说得再明白一些,商业银行创造货币的本质即“债务创造货币”,而债务产生利息,那么商业银行便必然有一种内生的、异常强烈的创造货币的欲望。
因为有利息,银行都有放贷的冲动,但银行必然要考虑风险,所以会做出理性的权衡。但中国的银行是很难“理性的”,一方面,主要银行都是“国企”;另一方面,地方政府的融资和国企的贷款,本质上都是以中央政府信用为担保,没有“风险”。因此,最终中国形成了银行不断对国企和地方政府融资的“三角式”银行派生货币创造机制。
某种意义上讲,中国国企和地方融资平台高企的万亿债务,本质上不过是货币创造过程留下的“数据尸体”。这个“三角式”的通胀制造机制,本质上是一个财富分配的闭环。在这个闭环中,储蓄者是输家,而有贷款特权的负债者,比如国企、地方平台或者有背景的个人是赢家;做实体经济者也是输家,通胀足以蚕食它们的微薄利润,唯有地产和金融可以跑赢通胀。
2016年11月,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完善产权保护制度依法保护产权的意见》出台,这一《意见》证明了高层保护私有产权,促进实业投资,提振实体经济的决心。但换个角度看,对私有产权的侵害除了“显性侵害”之外,还包括了“隐性侵害”。让少数利益主体受益的通胀模式大行其道,何尝不是一种对私有财产的“侵害”?
回溯改革开放的伟大历程,很容易发现中国成功的本质在于,经济体内部成功构建起了实体经济的正向激励体制。而当前的困境,和这套激励体制正在被扭曲乃至反转有关。高房价、高税负、“中国式通胀机制”所组成的高成本,不断挤压着实体经济,正是这种反转的表现。
每一项改革都有它的独特历史背景,也有它的局限,因此不能苛责当年的改革者。昨天的正向激励,可能就是今天的“逆向激励”。因此,改革者必须不断对这个体制进行修订和调整。振兴实体经济,必先重振实体经济的激励体制。改革,不能再投鼠忌器。
?

35岁的黄先生平素体健,可以一口咬掉半个苹果。可三个月前的一天,黄先生突然发现不管自己多么努力,口都只能张到原来的一半大小,一口只能咬掉一小块苹果,而且在用力张口时口腔里好像有什么东西被拉住了,充满了紧绷的不适感。几周过去了,黄先生自己在家尝试了口服“消炎药”、面部热敷理疗,没有任何效果。黄先生开始慌了,不停地想自己是不是得了什么“不治之症”,于是赶紧来到空军军医大学口腔医院颞下颌关节病科就诊。

医生在对他的口腔情况进行了全面检查后发现,本应柔软的软腭及接近腭咽弓的口腔黏膜变得非常坚硬、透明,用口腔探针都无法刺入。原来,导致黄先生“有口难开”的罪魁祸首就是这些口腔内粘膜组织。因为失去了柔韧性,限制了他开口运动的幅度。经过仔细询问病史,黄某终于说出了引起这一疾病的元凶

黄某一年前在一次去湖南旅游的过程中,出于好奇嚼食了几颗槟榔,感觉蛮刺激的,可谓“口舌生津、神清气爽”,此后黄某就开始断断续续地网购、嚼食槟榔。

其实,黄某所患的是医学上所说的口腔黏膜下纤维化,这是一种咀嚼槟榔人群中常见的早期特异性病变。造成黏膜下纤维化的原因是在咀嚼槟榔过程中,槟榔纤维反复摩擦造成口腔黏膜局部损伤,槟榔内具有细胞毒性的槟榔碱渗入黏膜组织,引发黏膜组织变性。口腔黏膜下纤维化属于癌前病变,该病发生后如不及时阻断槟榔的摄入,任由槟榔碱反复刺激,加上槟榔产品工业化生产过程中为追求口感上瘾而加入的各种添加剂的协同作用,极有可能诱发敏感人群的致癌基因突变,最终导致口腔癌的发生。国内外大量流行病学调查显示,嚼食槟榔的频次越高,口腔癌的发生率越高。印度是全球消耗槟榔最多的国家,同时也是口腔癌发病率最高的国家。我国盛产槟榔的湖南、台湾等省的口腔癌发病率也显著高于其他省份。另外,人们常常口诵“槟榔配烟法力无边”,槟榔和烟草的混合会进一步加重槟榔碱的细胞毒性,提高口腔癌的发病几率。

0
首页
电话
短信
联系